新闻中心

见证一瓶好蜂蜜的诞生

2018-05-11 10:54:59 阅读 : (692)
分享到

  记者 魏国剑 文图阅读提示 | 天干物燥,喝点蜂蜜是不错的选择。但良莠不齐的蜂蜜市场,什么才是真正的好蜂蜜?昨日,记者走进王屋山蜜乐源养蜂专业合作社,见证了一瓶好蜂蜜的诞生。自然环境孕出纯净好蜜

  好环境才能孕出好蜂蜜。刘洪说像他这样的养蜂场,王屋山有七八十个,“大多都属于咱们蜜乐养蜂合作社的。

  四月的王屋山,绿意盎然。车子拐入盘山公路,满眼的绿色呼啦啦扑入眼帘。被城市污浊之气侵蚀得近乎麻木的每个毛孔,也在此刻欣欣然张开,贪婪地吮吸着大自然的纯净恩赐。

  村舍四周,沟沿路畔,是一树树盛开的槐花。云铃藏雪,暗香自来。风过处,点点白花飘落在青青麦浪之上。馥郁氤氲之中,深深地吸上一口,人都要醉了。蜜乐源养蜂专业合作社的一个个养蜂场,就散落在这样的山坡上。19岁就开始养蜂,做了31年养蜂人的“蜂头”刘洪给我们看他的130箱“宝贝”。

  “这几格黑肚子的,是专门负责交配的雄蜂。这个红色肚子个体大的是蜂王,一箱最多两个,还必须隔开。剩下这最多的,就是干活的工蜂。”

  刘洪说自己也是赶花的人,但每年在王屋山待的时间,总要超过三四个月。“油菜开完有槐花,槐花败了有野酸枣,还有荆条、连翘等,像王屋山这样没有一点点污染,花源又很丰富的蜜源地,现在太少见了。”

  好环境才能孕出好蜂蜜。刘洪说像他这样的养蜂场,王屋山有七八十个,“大多都属于咱们蜜乐养蜂合作社的。”

  自然采撷天孕精华 全程安全可控可溯在直接装罐的成品蜂蜜窗口,工厂工作人员用一根长长的玻璃吸管抽取一些蜂蜜让记者品尝。沾一丝金黄透亮的蜂蜜入口,润滑甘美之中,槐花的清香在舌尖上萦绕,仿如初恋,妙不可言。

  “这会儿百分之四十的蜜蜂都出去采蜜了,留在家里的,有百分之六十。”刘洪轻轻掀开养蜂箱。里面是一条条的蜂脾,蜂脾上是一格格六边形的蜂房,蜜蜂吐出的蜂蜜就藏在那里。一手拿起蜂脾,另一手拿起一把软刷,刘洪把附在蜂脾上的蜜蜂轻轻扫到一边,然后把蜂脾放入专门用于取蜜的摇蜜机框中,摇动外面的摇把,蜂脾就快速旋转起来。“这跟我们在家用的滚筒洗衣机一样,通过离心力的作用,把蜂房里的蜂蜜甩出来。

  几分钟的工夫,蜂脾的蜂蜜就甩了出来,一层白色透亮的液体堆积在桶底。刘洪说这样的一个蜂脾可以取蜜3~5斤,平均7到10天收一次。“主要是看蜂脾的厚度,蜂脾增加到两厘米的时候,就表示蜂蜜基本成熟,花蜜里的水分经过酿造后剩余约21%左右,就可以取蜜了。这样的蜂蜜经过了蜜蜂生物酶的作用,也把双糖转化成了单糖”。

  跟蜂蜜比较,花粉的生产则相对简单些。记者注意到,在每个蜂箱的入口处,有一个横条状的栅栏,栅栏上有极细的铁丝编成的小圆环,“采蜜回来的蜜蜂进入蜂房的时候,两条腿上带的花粉就被这铁丝轻轻刮掉了,消毒干燥加工之后,就是美容养颜的花粉。”

  至于珍贵的蜂王浆,生产程序则更为自然纯净。“蜂王在一格格蜂房产卵之后,青年工蜂会吐出王浆供养王子,等格子吐满了,养蜂人会用专业的工具取出王浆,刮入瓶子,放入冷库保存即可。”

  河南蜜乐源养蜂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何昕介绍说,这样纯净自然环境下采出的好蜜会很快运到工厂,经过检测,二三十种指标都合格了,再进入加工车间。

  而在蜜乐源15亩的生产基地中,记者看到,从王屋山运到工厂的每个蜂蜜大桶上,都贴着养蜂社员的名字、取蜜时间、蜂蜜的质量等级等字样,“可以全程追溯的。”

  何昕说检验合格的蜂蜜会进入无尘加工车间,在管道中加温60摄氏度,经过滤和管道巴氏消毒后即可装罐或装瓶。蜂蜜的加工与其他食品不同的是,蜂蜜不需要添加任何物质,只是对蜂蜜进行过滤消毒灌装。

  在直接装罐的成品蜂蜜窗口,工厂工作人员用一根长长的玻璃吸管抽取一些蜂蜜让记者品尝。沾一丝金黄透亮的蜂蜜入口,润滑甘美之中,槐花的清香在舌尖上萦绕,仿如初恋,妙不可言。

  让蜂蜜和牛奶一样成为国人的消费习惯

  “蜜乐就是想让中国的老百姓吃到最好的蜂蜜,让他们知道,世界上最好的蜂蜜,就在我们身边。”

  据资料显示,作为世界长寿第一大国的日本,每年消费四万吨蜂蜜,90%来自中国。而作为抗衰老圣品的蜂王浆,在日本更是每年要吃掉1500吨,“60%~70%都来自咱们中国。”

  这么好的东西,为何都让外国人吃了?

  何昕说,这主要还是因为国人的消费观念落后。

  “在日韩和欧美发达国家,作为餐桌上的常见食品,天天都可以见到蜂蜜。而在中国,蜂蜜的消费刚刚兴起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享用蜂蜜。在国人的印象里,虽然蜂蜜跟每天要吃的柴米油盐不可同日而语,就是跟牛奶相比,也是天壤之别,但是蜂蜜确实能让他们受益。”何昕说家长都知道让孩子老人每天喝牛奶,但每天让家里人喝蜂蜜的又有几个?

  中国有全世界最好的蜜源地,是世界第一出口大国,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吃的好蜂蜜大都来自中国,中国的蜂蜜等级比如槐花蜜在世界都是最高的等级、卖价最高的。

  以蜜乐为例,1990年蜜乐开始做出口蜂蜜生意,每年销量15000吨,都是以原料形式卖给国外的,没有品牌,目的地是韩国、日本、美国、德国乃至非洲等二十多个国家,占河南蜂蜜出口总量的90%左右。“但中国人均年消费蜂蜜还不到100克,德国年人均消费量是6公斤。”

  何昕坦言,做了20多年蜂蜜,看到很多朋友从国外带蜂蜜回国,他就觉得汗颜。“其实这蜂蜜可能就是咱们中国生产的,在日本买蜂蜜90%是中国产的。”

  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2009年,作为河南第一蜂蜜出口大户的蜜乐源开始把精力转向国内市场。在开了十多家专卖店之外,还每年免费组织客户到蜜源地参观,实地感受好蜂蜜的诞生。“蜜乐就是想让中国的老百姓吃到最好的蜂蜜,让他们知道,世界上最好的蜂蜜,就在我们身边。”

  记者手记

  四月末的王屋山,槐花烂漫,“串串玉珠绿叶中, 村舍路畔露华浓”的美景让人心醉。

  但给了我们甜美之醉的养蜂人,他们的生活,却没有那么诗意。50岁的养蜂人刘洪,戏称自己是“流浪的吉普赛人”。孩子生下来就在帐篷里,一直长到七岁。风刮日晒之苦尚可承受,最难的是遇到极端恶劣天气。

  “突然下雨的时候,锅碗瓢盆都刮到山沟里。帐篷被掀翻,衣服被褥都淋湿,躲都没处躲。这样的事太多了。”也正因为此,刘洪的儿子长大了宁愿去当厨师,也不愿子承父业。

  另一个养蜂人邹万忠也觉得,对养蜂这个行当来说,年轻人都不愿意干了,“太苦,收入太低。”后继乏人,如此纯净的甜蜜事业如何传承?2006年组建的蜜乐源养蜂专业合作社或许是一种新思路。

  养蜂人刘洪觉得,这种统一管理、统一收购、统一提供技术服务、统一品牌销售的合作社,对他们来说,是一种利好。

  “不用担心销路了,而且也有人帮着技术指导了。比如以前蜜蜂一生病,我们也跟着担惊受怕,现在有人技术指导,用中草药治疗,效果可好。”

  蜜乐源养蜂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何昕认为,在保障蜂农利益、蜂蜜质量的前提下,这种抱团发展的合作社模式不仅增强了蜂农的抗风险能力,工厂规模化生产对年轻人的吸引也在逐渐增强,解决了小农户面向大市场的问题,对行业的可持续推动更不容小觑。“正因为这样,蜜乐源养蜂专业合作社才一年一个台阶,已发展成为农业部认定的‘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’,而且马上要通过欧盟的质量认证了。”